假币印刷设备在市场上全能买到

  据新华社广州2月25日电(记者扶庆、詹奕嘉)春节是消费高峰,也往往是假币泛滥之际。近年来,我国人民币加强防伪技术,公安、央行等相关部门不断加大假币查处工作,但假币仍时隐时现。广东警方根据群众举报线索,去年底一举破获涉及2.2亿元的假币大案。

  去年12月30日凌晨,广东揭阳惠来县葵潭镇一个附近荒无人烟的砖厂突然被上百警力包围。当警方破门而入时,看到的并不是窑炉烧砖的场面,而是一张张从印刷机里如雪花般飞出来的“百元大钞”。

  警方现场缴获假人民币1.3亿元,抓获罗某华等7名犯罪嫌疑人。揭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金融大队大队长林永忠对记者说:“这些假币已是成品,如果再晚一个星期,上亿元假币可能就会流向社会。”

  此前,广东警方根据群众举报制售假币的线索,已在揭阳普宁市侦破以熊某祥为首的特大伪造货币案件,在其窝点收缴假币9270万元。但在熊某祥等人落网后,此案中的罗某华却蛰伏起来,暗中继续制售假币,直至经过警方半年多的追踪侦查,最终一网打尽。

  警方除在揭阳惠来县的窝点内缴获1.3亿元假币之外,还查获印刷机、晒版机、切纸机、油墨、纸张等一大批制假设备、原材料。同时,广东汕尾市公安机关在该市抓获此案幕后主谋、犯罪嫌疑人李某。

  据介绍,捣毁的这两个制假窝点均十分隐蔽,揭阳惠来县的窝点是一个挂着砖厂牌子的小院,距离最近的村庄走路都要十几分钟;而揭阳普宁市的窝点则是一个废弃的玻璃厂,为了掩盖印钞机开动的巨大声响,还专门设置了隔音设备。

  假币是经济运行中的毒瘤,既扰乱金融秩序和货币市场,又给老百姓造成直接损失。业内专家称,“制售贩”假币必须要依靠完整网络。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假币主要是在境外和我国东南沿海制造,通过非法渠道进入内地。但近年来,假币的制造逐渐向内地转移。

  去年底,湖南省公安部门在湘粤两省交界处破获多起假币案,捣毁4个假币窝点,均是广东沿海提供假钞半成品,经客运大巴或私家车转运,到湖南的偏僻山区雇村民二次加工,然后再往四川重庆等地销赃。

  警方指出,广东一些地方制造假币“历史悠久”“经验丰富”,易成为犯罪分子集中造假的聚集点。记者从广东省公安厅获悉,仅去年广东就捣毁12个制造假币窝点,缴获假币2.92亿元,破获相关案件64宗,抓捕117名犯罪嫌疑人,其中绝大多数制造假币犯罪出现在粤东地区。

  假币犯罪屡打不绝,与假币制作准入门槛不高获利高有关。广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反假币科科长刘劲涛说,一个假币生产窝点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印刷作坊,所用印刷机、油墨和商业用纸都可以在市场上买到,“门槛很低,只要能拿到制版胶片,加上技术员有较强的调色能力,就具备制造假币的基本条件”。

  据介绍,目前假币的“第一手批发价格”约为每张百元假币需6元真币,转手销售之后价格还会被步步推高,制贩假币人员获利十分“可观”。

  办案人员透露,这起2.2亿元假币案的犯罪嫌疑人熊某祥、罗某华长期住在广东汕头市,没有正常的合法收入来源,却能经常出入高消费场所挥霍,“连制假币的印刷‘工人’,在假币窝点开工一天就拿近一万元的工资!”

  “做假币的人就像吸了毒一样,根本离不开、做久会上瘾,有些因为做假币被判刑的罪犯,服刑多年后出狱却不思悔改,继续从事假币犯罪。”林永忠说。

  面对“假币嚣张”的态势,警方指出,打击制贩假币犯罪既要增强情报信息“撒网捕鱼”,严惩不贷,更要推动重点整治地区加快经济社会发展,加强普法进行标本兼治,祛除滋生假币犯罪的社会土壤。

  业内专家还建议,相关金融机构、司法部门要和公安机关加强合作,提升假币犯罪基础数据的采集、分析和研判水平。林永忠表示,各商业银行发现假币后,应将假币持有人身份、联系方式、假币来源等信息与公安机关实现共享交流,以便发现制贩假币线索,同时适度提高打击假币犯罪举报奖励额度,增强情报精确度。